“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旧。”出自《淮南子》。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2日 阅读:5349 次

题目:“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旧。”出自《淮南子》。


题目解析:

淮南子·汜论训

故圣人制礼乐,而不制于礼乐。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政教有经,而令行为上。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旧。夫夏、商之衰也,不变法而亡;三代之起也,不相袭而王。故圣人法与时变,礼与俗化。衣服器械,各便其用;法度制令,各因其宜。故变古未可非,而循俗未足多也。百川异源,而皆归于海;百家殊业,而皆务于治。王道缺而《诗》作,周室废,礼义坏,而《春秋》作。《诗》、《春秋》,学之美者也,皆衰世之造也,儒者循之,以教导于世,岂若三代之盛哉!以《诗》、《春秋》为古之道而贵之,又有未作《诗》、《春秋》之时。夫道其缺也,不若道其全也。诵先王之《诗》、《书》,不若闻得其言,闻得其言,不若得其所以言,得其所以言者,言弗能言也。



如想转载该文章请注明出处:强国说学习-qiangguoshuo.com

Tag:淮南子·汜论训​ 苟利于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