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众媒体的保密责任,下列相关说法中错误的是(微信朋友圈不属于公开的信息网络,可以随意发布国家秘密)。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2日 阅读:670 次

题目:关于大众媒体的保密责任,下列相关说法中错误的是(微信朋友圈不属于公开的信息网络,可以随意发布国家秘密)。


题目解析:


媒介权力是与文化传播共生的社会存在。伴随电脑、多媒体纤通讯、互联网等现代技术的发展,大众传媒正以一种新的方式参与社会生活。因此,如何引导媒介权力主体的社会行为,如何界定大众媒介权力的合理限度,实现大众传媒的社会责任,是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


  大众媒介权力是指媒介的掌控者通过媒体实现对受众的信息控制,使其在认知行为和价值判断上受到媒介支配者影响的权力。从现象上讲,大众媒介权力是对传播手段或工具,如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等媒体的支配权。从本质上讲,媒介权力通过控制信息载体,传播特定的价值意识,建构着人们的认知与评价体系,从而形成对大众社会行为的隐性支配。从传播过程看,媒介与受众是双向互动关系,而媒介是受传播者操控的,因此,传播者是传播过程的首端,是媒介权力的主体。


  大众媒介权力的存在以掌控者对媒介资源的支配为前提。在大众传播过程中,媒介权力主体主导着社会信息的筛选和加工,并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电影、互联网等媒介,对社会信息进行加工与传播。随着社会发展,媒介权力正成为高度组织化的法人主体,成为社会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在现代社会中,对媒介权力起决定作用的是占统治地位的上层建筑。此外,大众媒介还受到媒介体制、受众、社会环境、人际互动中的权力支配关系等制约。


  大众媒介权力的社会功能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文化传播权。社会发展需要文化的传递与沟通,传播者借助媒介不断地将文化传递给社会成员,并教育其接受某种价值观、社会规范和文化知识。通过媒介,人类精神产品被复制、存储和传递,民族精神传统和文化基因得以传承。文化传播的过程,就是大众媒介权力实现教化职能的过程。第二,公共权力监督权。在社会生活中,大众媒介权力不仅维护着各种公共权力的社会形象,而且可以对公共权力形成监督。在政治生活中,大众媒介权力对政治权力的监督与制衡主要是对各级官员为官行为合法性与合理性的监督。第三,公众思想引导权。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坚持其主流意识形态,倡导民族精神和价值理性。同时,还要限制各种反社会的消极意识。大众媒介权力在给予公众合理思想的同时,还必须对公众的不合理思想给予必要的评论或批判,实施积极引导。


  第二、作为大众传媒的“把关人”,在文化产业的生产与传播中,媒介权力主体有权决定让受众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有权决定制作什么,不制作什么;有权对信息资源进行取舍。当拥有这些权力之后,大众媒介权力主体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或价值取向来传播信息。现实中,由于某些“把关人”的非理性化或商业化倾向,使大众传播中的媒介权力被任意扩大,甚至把经济利益作为行使媒介权力的唯一价值取向,从而使大众媒介权力成为维护其商业利益的工具,导致媒介权力应有的道德力量、知识力量不断衰退。在此过程中,媒介权力所体现出来的媒介意志,将大众导入由媒介营造的感性化或非道德化的精神世界。


  在当代生活中,大众媒介权力主体的社会责任缺失有诸多表现:其一,放弃文化启蒙和道德教化的社会责任,利用各种大众传媒手段制造并传播文化垃圾或低俗文化。一些“把关人”为赚取商业利润而有意识地投合某些“文化消费者”的低俗需要,在大众传媒中强化和突出文化形式的感官功能、游戏功能和娱功能,导致文化传播中应有的道德性、审美价值、思想深度、终极关怀等内涵不断被削弱;其二,放弃环境监督和理性批判的社会责任,无原则地操纵或利用媒介资源。现实中,一些“把关人”以“淡化意识形态”、“淡化政治”为借口,嘲弄理想、曲解历史、虚构现实。一些大众传媒不仅不去批判现实的弊端,反而利用媒体宣传享乐主义、极端利己主义和非理性主义的人生观念,造成某些大众传媒的内容缺乏理想和价值,缺乏对现实问题的批评,这就使大众媒介权力失去了环境监督功能。


  上述情况表明,大众传播与其他文明化状态一样,既能创造积极的社会价值,同时也会产生某些负面效应。这是值得警惕并必须予以纠正的。


  第三、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社会已步入了“大众传播的时代”。新的时代特点使我们面临新的问题: 在现代大众传媒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实现媒介主体的社会责任,实现其权力的正向功能。


  应该看到,在全球化背景下,媒介不只是意识形态的工具,还是文化生产与传播、道德教育、法制教育、审美教育的主要方式,是作为社会成员公平参与和舆论监督的合法手段,也是国际文化沟通的桥梁。这就决定了媒介主体必须履行应尽的社会责任。为此,首先应着重抓好以下两个方面工作:


  培养大众媒介权力主体的社会责任意识。人文精神的弱化、社会道德意识的淡忘、审美品位的降低,本质上是社会责任感的缺失。因此,应加强出版、新闻、广播、电影、电视、互联网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建设。每个传媒组织都应建立一种媒介管理机制,通过具体的行业规范来约束大众媒介权力主体的行为,通过各种监督、奖惩手段培养大众传媒主体的社会责任意识。


  发挥政府职能,建立有效的社会控制机制。政府应通过立法来规定媒介权力的自由界限或范围。就我国目前状况看,由于管理机制的不健全,使政府相关部门管理不统一、政策界限不明确、执法力度不够,领导或管理者认识模糊、地方保护主义严重。为此,亟待发挥政府职能,以引导大众媒介权力主体履行社会责任。


如想转载该文章请注明出处:强国说学习-qiangguoshuo.com

Tag:大众媒体 微信 朋友圈

相关文章